香港保衛戰-淪陷與重光(一) – 香港舊照片 Old Hong Kong photo

香港保衛戰-淪陷與重光(一)

作者:John Fisher

 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,揭開了八年抗戰的序幕。神州大地,萬里烽煙,哀鴻遍野。但遠在中國南邊的英國殖民地香港,市面仍然一片昇平。中日戰爭初期,英國保持中立。香港未受戰火蹂躪。大量內地難民和企業家紛紛湧至,反令香港百業興旺。在當時,有東方之珠美譽的香港,可謂亂世中的奇葩,可惜最後還是難逃一劫。
  前文述及曾經協助國父孫文脫險的斐沙先生,早於一九二三年退休,並在香港落地生根,家住中產華人聚居地尖沙咀柯士甸道,過著安定的晚年生活。

1535622_267638743390915_1419951985_n

 一九三八年.斐沙(戴帽女子左側老翁)之孫結婚,與家人合影
新郎其後被俘至日本;戴帽女子是斐沙的日籍養女;第一行左三是梁十妹

  直至一九三七年,日本大舉侵華,香港市民一般抱著僥倖心態,認為日軍未必可以進入香港領域。同時,香港政府大力宣傳,強調守軍如何準備充足,防線滴水不漏,殊不知最後是不堪一擊!

1941-12-08 工商日報

 1941年12月8日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港府雖勸市民疏散,但離港者不多

  一九四一年秋天,中國大半地區淪陷,大量日軍於羅湖邊界集結。深圳淪陷後,香港政府一反過往從容態度,嚴陣以待,立刻實施宵禁,居住在尖沙咀一帶的外籍人士,包括斐沙及其家人,需要遷往香港島暫避.。英國從加拿大調來兩營步兵,並徵召所有在港英籍成人,組成香港防衛軍 (即後來的香港義勇軍團)協防。當時,斐沙先生的三名男孫亦被徵召入伍,斐沙家族知悉事情,雖然忐忑不安,但事已至此,亦只能聽天由命。况且當時處境亦正是前無去路,後有追兵,香港既成孤島,即或擔心,也亦無用。不只是斐沙家人,大部份香港市民亦是如此心態,靜觀其變,再作打算。

1941-12-09 工商日報

1941年12月9日《香港工商日報》,其時日軍已入境,市民仍然鎮靜

  當時,華人不在徵召之列,原因在於香港人沒有領取出世紙,為什麼呢?開埠初期至六十年代初,凡是在香港出生的人士都是英國屬土公民,其身份基本上與英國本土出生人士所享公民權利一致,香港人可以選擇前往英國定居,但必須於出生時便領取出世紙,作為身份證明。然而,所有領有英國屬土居民身份的港人,必須應召參軍。最重要的是,戰前在香港出世的華人普遍沒有領取出世紙,故此極少華籍軍人參與戰役。

日軍空襲中環

  十二月八日,香港保衛戰開始,全港通信斷絕,市民除聽到炮聲和槍聲外,都不知道實際戰事情况,心中只盼著戰事早早結束,誰勝誰負都不重要。其時,香港守軍配備落後,加上二戰初期,英國軍隊陷於西面戰場,與德國決一死戰,根本無力應付東面戰事。香港的防衛措施,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,軍隊上下,久疏戰陣,未經訓練,實在難與配備精良的日軍匹敵。雖然如此,香港的守軍仍然士氣高昂,積極備戰,他們以為英軍不久將趕來增援,但據後來解密戰時檔案,英首相邱吉爾早已決定棄守香港,香港守軍只用作援兵之計,白白犧牲……(如欲後事如何,請看下回分解)